<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三部委明確互金機構反洗錢義務
      反洗錢監管成金融監管重要內容

        日前,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聯合發布《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要求從業機構制定并完善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內部控制制度,核驗客戶真實身份,并建立健全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監測系統。業內人士指出,《辦法》構建了“監督管理+自律管理”的反洗錢監管機制,互聯網金融機構的合規成本將進一步加大,也會對有意進入互聯網金融領域的金融機構產生影響。

        互金反洗錢監管機制形成

        具體來看,《辦法》規定,從業機構對涉恐名單開展實時監測,并依法對相關資金采取凍結措施;妥善保存信息、數據和資料,確保能夠完整重現每筆交易,確保相關工作可追溯。其中,客戶當日單筆或者累計交易人民幣5萬元以上(含5萬元)、外幣等值1萬美元以上(含1萬美元)的現金收支,金融機構、非銀行支付機構以外的從業機構也應當在交易發生后的5個工作日內提交大額交易報告。

        “《辦法》的出臺,主要有三個層次目的,”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何飛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一是確立面向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反洗錢工作方法,構建“監督管理+自律管理”的反洗錢監管機制。二是確立互聯網金融行業需要履行反洗錢義務的原則性規定,同時明確由互金協會進一步牽頭制定行業規則,為建立長效機制奠定基礎。三是設立互聯網金融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網絡監測平臺,為在線反洗錢行為監測提供支撐。

        何飛認為,《辦法》出臺的意義在于,一是表明了深入推進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的決心。二是理清了監管部門與行業自律協會在互聯網金融反洗錢工作中的職責,形成了更有針對性的監管機制。三是將從事互聯網金融業務的所有機構都納入到互聯網金融反洗錢范疇,明確金融機構和非銀行支付機構開展互聯網金融業務均必須遵守。四是將規制約束與技術監管相結合,支持利用技術手段完善監管機制、促進信息共享。五是對從事互聯網金融的微觀主體提出了更高要求,有利于互聯網金融機構建立健全風險內控機制。

        中文倫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互聯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陳云峰也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辦法》使得互金行業在反洗錢等業務開展有法可依。“近年來,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得到快速發展,但是我國金融法律體系在互聯網金融這種新的金融業態中覆蓋略顯不足,盡管陸續出臺了一些互聯網金融法規及規范文件,但是互聯網金融領域的法規及規范性文件總體偏少。一是中央層面的法律法規較少,主要以地方法規和規章為主要規制力量,二是專門針對互金的法律法規不足,對互聯網金融的規制多依靠其他法律法規體現。”

        對互金領域金融機構產生影響

        “經過近幾年的行業整頓,我國的互聯網金融風險整體得到有效控制,但形勢依然嚴峻,”何飛進一步解釋稱,目前行業仍然存在很大的風險,一是以P2P網貸、互聯網小貸等為代表的部分網絡借貸平臺,依然存在非法集資等違法違規行為,同時仍面臨投資者擠兌、平臺流動性不足等隱患。二是一些打著消費金融旗號的消費貸平臺仍然存在誘貸騙貸、暴力催收等行為,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的風險不容忽視。三是部分交易類互聯網金融平臺存在炒作價格、哄抬市場的行為,交易標的泡沫破滅風險較大。四是一些支付機構仍然存在搞資金池、擅自挪用用戶資金的行為。五是部分互聯網基金代銷存在資質問題,互聯網基金的在線風評系統仍有待完善。六是虛擬貨幣領域的風險仍值得警惕,ICO死灰復燃的亂象必須引起重視。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李虹含指出,銀行在互聯網金融業務中也面臨洗錢風險。首先,在與支付機構業務合作中,雙方反洗錢方面的職責不明確,多數銀行與支付機構的合作協議中很少有關于反洗錢職責方面的規定,沒有明確雙方的反洗錢義務;第二,從建立業務關系時支付機構采取的客戶身份識別措施看,支付機構單方面依賴了銀行的客戶身份識別結果,雖然銀行在客戶身份識別方面擁有相對成熟的體系和客戶盡職調查措施,但存在漏洞;第三,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保存難以“重現每筆交易”;第四,在線下業務方面,支付機構可以參與銀行卡POS收單業務,為了擴大市場,一些支付機構只注重商戶的拓展,疏于對商戶的審核、日常管理,甚至與商戶串通進行惡意套現,這加大了銀行對信用卡套現的監測難度。

        反洗錢監管成金融監管重要內容

        事實上,重視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是國際共識。在三部委召開的金融系統反洗錢工作會議上,與會人士指出,當前反洗錢工作面臨的國際國內形勢依然嚴峻,在國際反洗錢標準趨嚴的同時,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和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都要求將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作為風險管控的重要舉措,反洗錢監管已成為金融監管的重要內容。

        “主要發達國家反洗錢法律法規日臻完善;反洗錢處罰更重、罰單屢創新高;同時也加大對金融機構首席合規官(簡稱COO)個人責任的追究力度,并通過‘潛在苛刻條款和要求的和解制度’解決洗錢案件;更多基于以原則性為監管處罰依據。”李虹含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目前“風險導向型”反洗錢制度逐步被業界接受,在國際上也得到普遍的應用,這種制度是通過科學的風險評估體系,按照嚴格的程序,對各項風險進行系統評估,關注最大洗錢風險環節的一種方式。

        針對我國的反洗錢制度構建,李虹含建議,首先是完善以風險為導向的反洗錢監管體系;第二是建立更加嚴格的反洗錢執法監管環境;第三是完善我國反洗錢組織架構建設。

        至于未來互聯網金融業態的反洗錢工作,何飛表示,一是要做好“三個聯動”,要加強監管部門與行業協會的聯動、加強央地監管部門的聯動,各地監管部門也要加強相互聯動。二是要做好信息平臺建設與運營工作,真正發揮好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在防控互金風險方面的優勢。三是要繼續完善互聯網金融監管細則,注重監管政策的連續性和協調性,建立起互聯網金融風險防范(含反洗錢)的長效機制。

      責任編輯:李昂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