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一帶一路”建設5周年碩果累累

      金融業立足當前更需放眼長遠

        今年9月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周年。8月末,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5周年座談會上強調,共建“一帶一路”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案。在近日召開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以及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辦的東方經濟論壇上,“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也被再度強調。

        “一帶一路”建設具可持續性

        過去5年時間里,“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得到廣泛認可,部分重點項目加速推進。根據“走出去”公共服務平臺的相關信息,《上海金融報》記者梳理了三年多來,“一帶一路”建設在對外直接投資和對外承包工程方面的大致情況。

        對外直接投資方面,2015年的投資額最高,2017年直接投資的國家最廣。

        2015年,我國企業共對“一帶一路”相關的49個國家進行了直接投資,投資額合計148.2億美元,同比增長18.2%,投資主要流向新加坡、哈薩克斯坦、老撾、印尼、俄羅斯和泰國等國家;2016年,我國企業共對“一帶一路”沿線的53個國家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45.3億美元,同比下降2%,占同期總額的8.5%,主要流向新加坡、印尼、印度、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家;2017年,我國企業共對“一帶一路”沿線的59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43.6億美元,同比下降1.2%,占同期總額的12%,較上年提升了3.5個百分點,主要投向新加坡、馬來西亞、老撾、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越南、俄羅斯、阿聯酋和柬埔寨等國家。

        對外承包工程方面,2016年新簽合同最多,2017年的合同額最高。2015年,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相關的60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3987份,新簽合同額926.4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44.1%,同比增長7.4%;完成營業額692.6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45%,同比增長7.6%;2016年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61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8158份,新簽合同額1260.3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51.6%,同比增長36%;完成營業額759.7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47.7%,同比增長9.7%;2017年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的61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7217份,新簽合同額1443.2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54.4%,同比增長14.5%。

        投資金額大、線路長、項目多,長期以來,對于“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回報率和商業可持續性一直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在今年4月舉行的2018星展中國“洞悉亞洲”論壇上,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鄭之杰在回答《上海金融報》記者提問時表示,在去年5月14日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習近平主席提出關于國開行提供2500億元等值人民幣的專項貸款以支持“一帶一路”建設,之后一段時間,相關政府、金融機構、國際組織也對投資的回報問題表達過關心。截至4月中上旬,國開行已承諾貸款折合1165億元人民幣,并爭取在年內把2500億元全部承諾完成。鄭之杰表示,雖然很快就可以完成承諾,但在對項目的評價過程中,國開行仍本著市場化運作原則,遵循國際慣例和市場規則辦事。目前國開行沒有不賺錢的項目,只有賺多賺少的問題。此外,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中,國開行非常注重效率和風險問題。“控制風險也是創造利潤的一種方式,一般很多人認為銀行獲利應該是靠存貸款利差,但其實減少風險、控制風險也是盈利。自從‘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后,我們著重研究了‘一帶一路’的國別風險,并對64個國家中的每個國家都有一個國別風險的報告。”鄭之杰表示。

        “一帶一路”建設背后的金融邏輯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負責人洪灝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雖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商業環境更不規范,政治版圖也具有較大不確定性,這些都會給投資項目的回報率帶來較大變數。基建項目的投資周期比較長,與上述風險因素加在一起,就會產生項目能不能按期建成、建成后能不能順利營運、項目能不能按照當時的預期產生現金流等問題。但是在基礎設施投資上不能只考慮項目本身的回報率,還需要從宏觀的角度看長期回報。而隨著整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環境的改善,可以預見微觀投資回報率和商業的可持續性均會得到改善。洪灝進一步表示,參與其中的金融機構,需要進一步深化金融領域的合作,搭建多層次的金融平臺,以服務各類投資者。同時,還需要建設長期的、穩定的、風險可控、可持續的金融保障體系,保障“一帶一路”建設的可持續性。

        “雖然部分地區商業環境不太規范,會存在不確定的風險,但金融機構的本質使命就是管理風險,當拿到合適的溢價后,金融機構就不應該害怕風險。”東興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岸元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具體到“一帶一路”建設,要從金融角度理解這件事的必要性。“從金融視角看,‘一帶一路’建設能夠重新構建中國對外的資產負債表。之前中國對外資產負債表的資產特性是高流動性、低風險性、低收益性的發達國家資產,持有相當數量的美國國債就是最典型的特點。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相當于把中國原本對外投資特性中的安全性和流動性作了重新組合,轉變成低流動性、低安全性、高收益性的資產。”張岸元指出,這是兩類資產頭寸的重新調整。為什么要做這樣的資產頭寸的調整呢?張岸元分析,伴隨經濟高速增長,中國積累了巨量金融資產,但中國式“金融大爆炸”十年后,中國的金融機構需要找到新的收益率來源。“如果想繼續獲得8%、9%的收益率,必須找到經濟增速保持在兩位數的國家。因此,中國對外資本輸出理應前往高增長的發展中經濟體,這是金融的一項邏輯所在。”

        鄭之杰也表示,“一帶一路”倡議已得到世界各國和各國際組織的廣泛響應,這是一個發展機會。“在全球化過程當中,國與國之間的發展存在不平衡,一些洼地有待發現和建設,在建設過程中做大經濟發展的‘蛋糕’。在幫助其他經濟體、國家和區域發展的同時,也發展和鍛煉了我們自身。”

      責任編輯:韓勝杰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