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監管政策CURRENT AFFAIRS
      監管政策 / 正文

      首批25家銀行通過個體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測評

      互金合規發展再進一步

        9月20日晚間,包括北京銀行、武漢眾邦銀行、新網銀行在內的25家銀行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以下簡稱“協會”)的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以下簡稱“登記披露平臺”)公布了其資金存管系統通過測評的聲明。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70余家銀行向協會申請測評,目前通過測評機構共25家,其他20余家銀行目前正在積極整改。后續協會將按照“合格一家、披露一家”的原則,組織通過測評的商業銀行及時進行網絡借貸資金存管相關信息的披露。

        促進存管銀行合規開展存管業務

        據知情人士介紹,按照《關于開展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測評工作的通知》工作安排,依據《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等監管要求及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實施的《互聯網金融 個體網絡借貸 資金存管業務規范》《互聯網金融 個體網絡借貸 資金存管系統規范》等標準,協會自2017年11月份開始組織對申請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測評工作的商業銀行實施測評。

        百舸新金融智庫創始人陳文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首批通過測評的銀行有以建設銀行為代表的國有大型銀行,民生銀行、廣發銀行為代表的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以北京銀行、廈門銀行為代表的城市商業銀行,以及以海口聯合農商銀行、廈門農商銀行為代表的農村商業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村鎮銀行等則無一家入圍。

        “銀行選擇網絡借貸合作伙伴時都會進行審核,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審核的嚴格程度一般更高,但網絡借貸接入銀行存管并不構成其安全的承諾。協會對于相關銀行存管的測評重在其技術是否達標,而非其合作的平臺是否足夠安全。”陳文稱。

        據了解,存管測評工作按照“標準統一、質量優先、客觀公正、實事求是”的原則有序開展,目的是促進存管銀行合規開展存管業務,解決“聯合存管”、“部分存管”、“存而不管”等問題,實現“良幣驅逐劣幣”的目標。為確保測評達到“標準統一、質量優先、客觀公正、實事求是”的要求,協會組織第三方機構采取現場與非現場測評相結合的方式,對相關商業銀行網貸存管業務流程與技術系統的合規性、完整性進行了測評。

        紫馬財行CEO唐學慶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資金存管系統測評流程十分嚴格,通過測評的銀行需經過‘測評、初試和復試’三個環節,這期間,協會對所有不符合要求的內容提出整改意見,整改完成后需再提交申請。可以說,通過測評的銀行存管系統相當于完成了一次重建。通過測評才可以有效避免‘部分存管’、‘存而不管’等行業亂象,維護各方參與者利益,而通過測評意味著銀行的存管業務均達到了國家監管的要求,對市場有積極的意義,利好行業發展。”

        知情人士稱,即日起,通過測評的商業銀行將在協會登記披露平臺上披露網絡借貸資金存管信息相關事項,包括銀行名稱、存管系統名稱及版本號、測評相關報告編號等。商業銀行自主決定披露的信息,并對披露信息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負責。

        不過,上述知情人士強調,通過測評的商業銀行是指商業銀行的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流程與系統建設在測評時點基本符合測評相關要求,但不構成對其開展的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持續合規性與完整性的認可。披露的信息不構成對與商業銀行開展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合作或“聲稱”合作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相關情況的認可,出借人、借款人等相關人員須謹慎判斷和識別風險。社會公眾若發現商業銀行披露的信息中存在任何虛假或不實內容,可通過中國互聯網金融舉報信息平臺等合法渠道進行舉報。

        小小金融總裁劉小峰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存管測評的銀行開展存管業務,可以有效防范平臺違規設立資金池的風險,滿足監管部門對于借款人在單一平臺和跨平臺融資限額的監管要求,更好地保護投資人和借款人的合法權益。

        真融寶董事長吳雅楠表示,首批存管銀行白名單的公布意味著銀行參與網貸行業的存管業務將進入常態化,制度化,和專業化的階段。未來會有合乎門檻要求的存管銀行繼續加入。

        行業合規發展持續推進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首批通過測評的25家機構,另有20余家機構已完成第二輪測評,目前正積極進行整改中。本次通過測評銀行完成信息披露后,根據測評流程及進展情況,后續協會將按照“合格一家、披露一家”的原則,組織通過測評的商業銀行及時進行網絡借貸資金存管相關信息的披露。

        劉小峰分析稱: “從首批25家銀行入圍存管名單來看,新網銀行、廊坊銀行、上饒銀行、海口聯合農商銀行在很多地區沒有網點,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應該沒有考慮存管屬地化問題。這對之前接入異地銀行的網貸平臺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好,他們不必再投入巨大的時間和金錢更換存管銀行。同時,對于沒有全國網絡的銀行來說,也是一大利好,他們可以平等的和其他銀行競爭存管業務。”

        根據不完全統計,截止2018年9月20日,已有江西銀行、建設銀行、徽商銀行、浙商銀行、江西銀行、民生銀行等至少61家銀行開展了銀行存管業務,共計有836家(含問題平臺)網貸平臺上線資金銀行存管系統,而本次公布的白名單銀行對接平臺已達450家以上,其中僅海口聯合農商銀行、新網銀行、恒豐銀行、上饒銀行、浙商銀行五家銀行便已至少對接264家網貸平臺。

        “之前和網貸平臺合作較多的江西銀行、華興銀行、上海銀行、徽商銀行則無緣首批銀行存管白名單,后續這些銀行如果無法通過銀行存管白名單,其合作的多家網貸平臺將面臨更換存管銀行的壓力。”劉小峰表示。

        誠然,在12月底合規檢查大限之下,合作存管銀行并未進入首批“白名單”的網貸平臺合規壓力增大。“從節約成本的角度考慮,或推動所開展存管業務合作銀行積極整改爭取及早通過測評,或抓緊時間更換合作存管銀行,成為擺在平臺面前的不二之選。網貸專項整治工作開展以來,我們預估了‘存管銀行白名單’發布后的各種結果,并提早準備了相應的解決方案,目前各項工作正按計劃推進中。”唐學慶表示。

       
      責任編輯:范琛煒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