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USMCA:墨西哥的貿易“圍城”

        本月初,美國和加拿大就更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框架達成協議,美、加兩國的握手言和使得這份有將近25年歷史的三邊貿易協定得以延續。更新版協議改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 (USMCA),將致力于整合北美區域價值鏈,推動關鍵制造業回歸。

        根據美、加、墨三國的談判日程表,三國領導人最早將在11月30日才能正式簽署新協議,隨后各國仍需提交各自議會審議。也就是說,如果一切順利,4個月后USMCA將完全取代NAFTA。即使這份長達1812頁的新協議中“革新”并不多,大多數條款都沿用了1994版協定,但USMCA的成功簽訂還是減少了投資者對北美貿易前景的擔憂。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份新協議中自由貿易不再是最為重要的部分,就如同被修改的名字一樣,在升級的原產地規則下,美、加、墨三國間更為緊密的貿易聯系才是新協議的“靈魂”。對于協議中唯一的發展中國家墨西哥而言,這則更像是一把“雙刃劍”。重新修訂的貿易協議拉近了墨西哥和美國經濟的距離,但與此同時也截斷了其與亞洲之間的貿易橋梁。對于那些已經覺得過于依賴美國的墨西哥人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可怕的組合。

        涉及汽車的規定是USMCA協議的“重頭戲”。新協議加強了原產地規則,規定了產品和部件在北美地區的采購比例。新規要求,協議生效后,車企要想獲得北美區內的零關稅優惠,就必須將來自北美的零配件由62.5%提升至75%,同時要求最少七成的汽車用鋼材是源自美、墨、加三國。另外,為了平衡墨西哥的人力成本優勢,USMCA強調,新協議下可以享受零關稅汽車的零件中40%至45%的部分是必須要在時薪16美元以上的高工資區域生產。

        這使得大量在墨西哥設廠的外資車商利潤受損。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外資汽車零部件廠商占墨西哥汽車零部件生產企業總量的69.1%(1060家),其中,日系廠商占28.3%、美系廠商占25.3、德系廠商占22.3%、韓國與其他國家廠商占24.1%。USMCA的出臺讓不少車企放棄了在墨西哥的建廠計劃。路透社援引日本朝日玻璃公司(Asahi)總裁島村拓哉的觀點稱,“我們必須重新判斷北美汽車的業態”。為擴大生產能力,該公司此前計劃在墨西哥開建新工廠,目前該計劃已被暫停。

        由于經濟復蘇,北美汽車零部件需求旺盛。2017年,墨西哥汽車零部件生產值達942.5億美元,2018年,汽車零部件產值更有望增長至999.5億美元。新規的實行意味著墨西哥必須將部分利潤讓渡給美國,以換取整車生產線的保留。此外,大部分源自亞洲的零部件也將被排除在自貿區之外,因為大部分亞洲工人的時薪距離16美元還很遠。可以預見的是,這將對墨西哥與協議外國家的貿易、投資產生負面影響。

        不僅如此,新協議文本32章第10款第4條規定,“任何締約方與非市場經濟國簽訂自貿協定,應允許其他締約方在6個月告知期后終止本協定并以(新)雙邊協定取代本協定”,即美國態度會對墨西哥后續與其他國家的經貿談判產生巨大影響。眾所周知,中國是墨西哥最重要的經貿合作伙伴之一,據中國海關統計,2017年,墨西哥是中國在拉美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三大進口來源國。2017年,中墨貿易額為476.7億美元,同比增長11.7%。其中,中方出口額為359億美元,同比增長10.9%;進口額為117.7億美元,同比增長14%。而此條新規無疑將為健康發展的中、墨貿易關系投下陰影。

        當然,對墨西哥而言,USMCA雖然猶如一座“圍城”不能盡如人意,但總比沒有好。在過去24年中,北美自貿協定推動了墨西哥經濟的騰飛,并超越一般貿易協定融入到這個國家的方方面面,墨西哥在外交、商業和經濟上無不仰仗著這一系統。需要警惕的是,墨西哥對于美國的依賴程度正在日益加深,一旦美國再次威脅撕毀協議時,墨西哥可能會更加難以反擊,因為墨西哥實現經濟多元化的能力已被逐步削弱。而美國會這樣做嗎?對于追求“美國利益至上”的特朗普政府來說似乎沒有什么不可能。

      責任編輯:韓勝杰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