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敢“吃螃蟹” 勇開行業風氣之先

      “多個第一”背后的武漢金融改革往事

        1983年,在長江岸邊的武漢晴川飯店,人民銀行武漢市分行與人民銀行研究生部聯合舉辦了首場全國金融改革理論研討會。“發展多種金融機構,開辟多種融資渠道,增加多種結算方式,開展多種金融服務。”結合人民銀行武漢市分行的實踐和理論研討會成果,被簡稱為“四多”的武漢金融改革思路在35年前正式提出。

        人民銀行武漢市分行的改革號角,不僅為武漢金融業鼓足了改革創新的決心,還為今天的武漢留下了豐厚的金融改革精神遺產。

        炸麻花“炸”出了改革開放以來武漢第一家“民間銀行”

        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在今天仍是一個亟待解決的難題,也是金融行業經常討論的話題。可想而知,30多年前的個體戶要想獲得貸款更是難上加難。

        漢正街,因商品流通制度改革而聞名的“天下第一街”,是武漢個體戶的集中區。武漢金融改革的“第一槍”也在這里打響。1984年9月16日,武漢市第一家獨立核算、自負盈虧、自主經營的集體金融組織——武漢市漢正街城市信用社成立。它由集體企業和個體戶集資組建,堪稱武漢最早的“民間銀行”。

        談論起這個“第一”,人民銀行武漢市分行的老員工們總愛說,“這是炸麻花的小販‘炸’出來的。”

        當時,在武昌保安街,有個賣油炸麻花的個體戶向基層銀行貸款300元。貸款后,由于信貸員三天兩頭跑到這位個體戶家中,細問當天收入多少,能不能先還點貸款等,讓這位個體戶很心煩,只好向人借了高利貸,提前還清了銀行貸款。融資難催生了融資貴。如此這般,以致于市場上出現了不少針對這些個體戶的高利貸機構,擾亂了金融市場的正常秩序。

        當時,人民銀行漢正街辦事處有幾位老信貸員即將退休,提出能不能仿照農村信用社的模式,成立城市信用社,把個體戶手中暫時不用的錢集中起來,用以支持個體戶的臨時資金需求。

        時任人民銀行武漢市分行行長的李麥秋聽取匯報后,立即深入基層與辦事處的同志一道研究,確定以服務集體和個體工商戶的“兩小”經濟為宗旨,按照“集體所有、自負盈虧、以存養貸、自主經營”的原則成立城市信用社。

        信用社成立后,由于簡便、靈活、多樣的經營方式,有效地滿足了集體和個體工商戶的資金調劑需求,被漢正街的個體戶們稱為“我們的銀行”。

        “同業拆借”最早從武漢走向全國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談到,我國當前的金融體系是在“自下而上”的“市場探索、政府認可”和“自上而下”的“局部試點、政策推廣”兩條路徑交互嘗試中,在“市場、監管、調控”三者矛盾中平衡“改革、發展、穩定”關系下交錯推進的。

        陳道富的總結,在人民銀行武漢市分行推動武漢金融改革的歷程上得到了清晰的印證。

        1985年,武漢市在全國率先組織銀行之間橫向拆借活動,突破了各銀行之間資金不能互相往來的禁錮。1986年5月3日,武漢市資金拆借小市場在漢正街開市。一塊黑板、一支粉筆,幾把桌椅,全國第一家資金拆借市場就這樣開場了。消息傳開后,日本報紙曾以“中國的資金市場昨日在武漢掛牌”為題予以報道。

        1986年初,武漢市把發展橫向資金融通作為金融改革的突破口,銀行之間、行社之間、城城之間、城鄉之間,實行門戶通開,讓資金自由出入的同時,武漢市從自身地域優勢出發,制定“一塊”(省內及武漢經濟協作區)“兩線”(長江沿線和京廣鐵路線)的市場發展戰略,加強同各地區的橫向聯系,形成多層次、跨地區的資金融通網絡。此外,票據市場也取得突破性進展。為引導商業信用的正常發展,從1985年3月起,武漢市大規模開展商業票據承兌貼現業務。

        作為一名“老銀行”和武漢金融改革主要推動者,李麥秋深知企業之苦。財政緊張、銀行貸款艱難,怎么辦?那就動員企業發行債券,開辟更多融資渠道。

        可難題來了,社會上難以判斷哪些企業才能發債券。李麥秋與同事一合計,在1987年底組建了我國第一個企業信譽評級委員會。這個由監管機構官員、財經院校教授以及會計事務所專家組成的委員會,認真分析企業財務數據及經營情況,按三等九級評出企業信用。有了這一“標準”,武漢當時300多家企業發行了債券,籌集的資金相當于當時銀行貸款的十分之一以上。

        滬市深市之后“漢市”曾呼之欲出

        長飛光纖、天風證券、明德生物,今年5月3日,3家武漢公司同日過會,創下新紀錄。然而,武漢資本市場也曾有過自己的輝煌。

        1990年底,上海、深圳兩大證券交易所相繼成立,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重大標志性事件。1992年,武商集團就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鄂武商”成為中國商業第一股。此外,當時由人民銀行湖北省分行和武漢市分行攜手創建的武漢證券交易中心也發展得如火如荼。

        李麥秋回憶,武漢證券交易中心也源于小商販之間的交易。上世紀80年代初,很多人認購國家發行的國庫券。但由于缺乏流通和回購渠道,不少人到集市上以大大低于票面的價格換雞蛋或者日用小商品。因此,要維護國庫券信用,就必須讓其正常地流通起來。

        1986年初,國家在武漢等城市試點專柜交易國庫券。隨后,由于各地國債市場活躍,跨地區調劑成為必然。武漢也就順勢成為全國國庫券交易中心。1992年初,人民銀行湖北省分行和武漢市分行攜手創建武漢證券交易中心(又稱武漢柜臺市場,即“漢柜”),集中競價交易國庫券等證券,并夢想發展成為全國性的債券交易中心和區域性股票交易中心。漢柜成立不久的3月21日,證券商們就在武漢創下了當時全國證券交易的最高紀錄。

        1994年12月,武漢證券交易中心設立武漢柜臺交易系統,成為當時除滬深證交所之外的全國最早一批證券交易場所。武漢中商、武漢中百、武漢健民等8只內部股上柜試點交易,隨后漢柜股票增至26只。

        漢柜交易活躍,全國注目。然而,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全國柜臺交易被“一刀切”地關閉。當年11月9日,武漢證券交易中心被停止交易。

        “武漢距離全國第三家證券交易所的夢想,就差一口氣。”回憶起當年,李麥秋心中交織著自豪和遺憾。

        大膽改革留下巨大發展動能

        對于武漢金融業來說,大膽改革留下了輝煌的過去,也留下了壯志未酬的遺憾,但更多的是敢于創新、敢為人先的寶貴精神遺產。

        現如今,在這種勇于開拓、敢于創新的理念引領下,武漢金融業改革的步伐依然走得堅定。

        2015年,《武漢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創新專項方案》獲批,武漢城市圈成為全國首個“科技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武漢在科技金融上的探索,將形成經驗向全國推廣。

        2017年4月,湖北自貿區武漢片區正式掛牌,區內金融創新也在快速推進。截至2017年末,湖北自貿區武漢片區共有銀行業金融機構27家,累計授信1660多億元,自貿區銀行業金融機構推出創新業務產品30余種。

        與此同時,武漢各類金融機構也如雨后春筍般地發展起來。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武漢新開業6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實現了民營銀行破冰、12家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齊聚、外資銀行數量穩居中部第一的良好局面。至此,武漢市銀行業金融機構達到57家,涵蓋了除汽車金融公司和貨幣經紀公司外的所有機構類型。全市多樣化、多層次的銀行業機構體系進一步充實,業務規模平穩增長。截至2017年末,武漢銀行業資產規模3.6萬億元,信貸結構持續優化。

        此外,資本市場方面,穩步加快發展。全市有境內上市公司52家,境外上市公司18家,上市公司數量居中部省會城市首位。2017年,武漢新增8家證券公司,全市證券公司、分公司數量達到44家,全年累計證券交易量5.99萬億元。保險業方面,行業規模持續擴大。全市保險公司和省級分公司數量達到77家;到2017年末,全市保險業總資產1158.87億元。

        現如今,武漢金融聚集效應凸顯,開放程度進一步提高,金融業的影響力和貢獻度大幅提升。根據權威智庫發布的中國金融中心指數顯示,武漢金融綜合競爭力在全國區域性金融中心城市排名第8位,在中部6省省會城市中,金融產業績效、金融機構實力、金融市場規模、金融生態環境等指標排名均穩居第一位。

      責任編輯:袁浩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