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專家觀點CURRENT AFFAIRS
      專家觀點 / 正文
      人民幣加入SDR是多贏選擇
      訪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副所長、本報專家委員會委員宗良

        2015年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籃子例行審查的年份,人民幣能否加入SDR將成為市場關注的重要議題。人民幣加入SDR將給我國和國際貨幣體系帶來積極影響,當然這也要求我國承擔更多的責任和義務,但整體上符合國家的利益。圍繞此問題,記者專訪了本報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宗良博士。宗良認為,應積極推動人民幣進入SDR貨幣籃子,這對于推進國際貨幣體系改革、更好地發揮IMF在國際金融領域的權威作用等具有重要意義。
        人民幣成為SDR籃子貨幣的熱門候選
        記者:請您簡要介紹一下SDR以及成為SDR貨幣需要具備的條件?
        宗良:SDR是IMF在1969年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賬單位,其創設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決國際流動性不足以及避免對主權貨幣的過度依賴,是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早期嘗試。SDR本質上是IMF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賬單位。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IMF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IMF的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
        SDR的成分貨幣和加權比例每五年調整一次,最近的一次審查是在2010年。鑒于當時美國次貸危機不斷發酵以及歐債危機的蔓延,國際社會對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認識不斷加強,擴大SDR的作用成為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一個重點,因此2010年對SDR審查時,首次考慮加入新的貨幣。作為最具有代表性的發展中大國,把人民幣納入SDR的呼聲甚高,但由于人民幣的自由兌換程度無法達到IMF的有關標準,所以最終未能入選。2015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又將對SDR籃子貨幣構成進行五年一次的例行審查,因此今年也是關鍵的一年。
        記者:為什么說人民幣加入SDR籃子貨幣是一種多贏選擇?
        宗良:目前SDR在國際儲備資產中所占比重僅為4%,而籃子中的貨幣種類全部來自于發達經濟體,其重要性和代表性較差,不能反映全球經濟和金融格局的真實情況。由于中國經濟和貿易在世界中的重要地位,人民幣的加入無疑會提升SDR的代表性,增強新興市場國家在國際金融領域的話語權,將改變由美歐壟斷國際貨幣、金融領域的格局,促使全球金融治理結構更加合理和平衡,同時也會提高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性,發揮IMF在維持國際金融穩定、國際匯率穩定、貨幣政策協調等方面的重要作用,促進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朝著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方向發展。此外,人民幣進入SDR貨幣籃子有助于中國在國際金融領域發揮更大作用。目前,IMF在國際金融規則的制定上具有很大的權威性。人民幣加入SDR,本身就是中國進一步融入國際社會的過程,可以讓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發揮更大作用。
        人民幣加入SDR的優勢和障礙
        記者:請您談談人民幣加入SDR有哪些主要優勢和障礙?
        宗良:隨著中國經濟地位的提升和人民幣國際化程度的提高,人民幣加入SDR籃子貨幣具有一定的優勢。
        第一,中國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經貿大國。2014年,中國GDP超過10萬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同時,在全球貿易總量中占比超過10%,也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國。這完全符合IMF對SDR籃子貨幣國家的要求,即在過去5年內貨物和服務出口額位居世界前列。沒有中國的參與,SDR的代表性顯然存在不足。
        第二,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使用范圍廣泛。目前人民幣已實現和歐元、日元、英鎊、澳元、新加坡元、新西蘭元、韓元、盧布、林吉特等貨幣的直接交易,并成為全球第九大外匯交易貨幣。排在人民幣前面的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都是SDR的籃子貨幣。目前,人民幣和排名第四的日元2.69%的比例差距較小,預計2016年,人民幣將超過日元,而此時人民幣仍未進入SDR籃子貨幣明顯不合理。可見,人民幣在國際范圍內已經達到了廣泛使用的程度,基本滿足了IMF關于SDR籃子貨幣必須自由使用的要求。
        第三,人民幣加入SDR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具有廣泛的國際支持。IMF現任總裁拉加德表示,人民幣將在適當時候被納入SDR貨幣籃子。法國、俄羅斯、德國曾表態支持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目前,人民銀行已經和20多個國家簽訂了規模近3萬億元的貨幣互換協議,人民幣正逐漸被全球許多央行接受,甚至成為了一些國家的儲備貨幣。人民幣國際化已經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接納和認可。
        當然,按照目前IMF對加入SDR籃子貨幣的嚴格規定來看,人民幣還有一些不足。比如人民幣還不是完全可兌換貨幣,也無法做到完全自由使用。另外,個別國家在IMF份額中占比較高,在何種貨幣才能加入SDR籃子的決策中影響較大。這些都是人民幣加入SDR面臨的現實障礙。
        以創新性舉措推動人民幣加入SDR
        記者:人民幣加入SDR可能會遇到一些新的情況,對此您有哪些建議?
        宗良:要用創新的思路解決相關問題。
        第一,IMF標準既要保持原則性又要有實際的靈活性。人民幣要成為SDR 籃子貨幣, 需要消除一些規則障礙和誤區。“自由使用貨幣”的規定實際上也存在一定的模糊范圍,具有一定的靈活性。從歷史上看,1974年7月IMF改用16種貨幣作為定值標準時,很多并未滿足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甚至有些籃子貨幣也不是IMF協定第八條款規定的可兌換貨幣。也就是說, 成為SDR籃子貨幣并非必須是所謂的自由使用貨幣。從技術上看,IMF規定的自由使用規則對人民幣的最大限制是,假設成員國拿到了人民幣能否與其他貨幣自由兌換,即人民幣能否作為國際清償手段。實際上由于人民幣幣值穩定,因此成員國會比較容易地把人民幣用出去。如上所述,一些國家的央行已經開始對人民幣進行投資和儲備,表明人民幣在實際使用中并不存在兌換的問題。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中國積極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和可兌換,尤其重視與實體經濟相關聯的交易,而對于脫離實體交易的虛擬交易有一定限制,這種做法有利于金融體系的穩定,應予以考慮而不應成為限制的依據。
        第二,SDR定值應更加公平和具有效率。從目前的情形來看,SDR的定值僅僅依靠四種貨幣,美元在SDR中的權重依然很大,這在本質上并沒有改變國際貨幣體系依賴主權貨幣作為儲備資產的局面,也使得SDR的作用沒有得到有效發揮。因此,IMF應考慮如何促使SDR定值更加公平、有效,為未來SDR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做好鋪墊和準備。
        第三,中國需要進一步推進相關改革。中國政府也要加快推進包括利率、匯率和資本項目開放等在內的金融改革,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力爭人民幣能夠滿足IMF的有關規定,確保SDR的穩定運行。同時也可采取一些貨幣互換等創新性舉措,確保人民幣在IMF及SDR運作范圍內能夠達到要求。
        特別是要適當擴大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雖然貨幣“可自由使用”不等于資本項目可兌換,但較為開放的資本項目是貨幣在國際上廣泛使用的重要前提條件,現有SDR籃子貨幣均已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近年來,我國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明顯提高,但按照IMF對資本賬戶分類的7大項40個小項,我國尚有6小項完全不可兌換(集中于國外機構在國內發行股票等金融產品和個人跨境貸款業務),總體上可兌換程度在G20國家中依然偏低。適當擴大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既可消除人民幣加入SDR的技術障礙,也利于打消部分國家在資本項目可兌換方面提要求。此外,加大我國債券市場的開放范圍,同時提升開放的質量。提高了我國債券市場開放的程度和質量,才能不斷擴大人民幣的國際使用范圍,使人民幣加入SDR的條件更為完備。

      責任編輯:yxt
      相關稿件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