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天涯握手 盡文人

        “使君談藝筆通神,斗大高陽酒國春。消我關山風雪怨,天涯握手盡文人。”此乃龔自珍與友人陳笠雨飲酒談藝的記載。如今,世界已是“地球村”,“天涯”就是咫尺。于是,法語版音樂劇首次唱響上海,西班牙芭蕾團影像展亦走進上海地鐵,皆可視為“握手”。而金庸小說流布海外,亦可視為“天涯握手”的藝術回訪。

        日月同盟,報十二時吉祥如意

        天地合德,慶億萬年富貴壽康

        1890年9月,光緒皇帝大婚,英國駐京公使呈精美自鳴鐘一臺。鐘座上用中文刻上了這副對聯。據說,以外國元首名義,用中文向中國皇帝送婚聯,此乃首次。這是對中華楹聯文化的認同。

        后續新聞是:112年之后的2002年,世界名著《悲慘世界》(英語版)音樂劇在上海大劇院連演21場,場場爆滿,中國音樂劇大門就此打開。跟隨《悲慘世界》“報十二時吉祥如意”的腳步,各國經典音樂劇紛紛造訪上海,從一年引進一部到如今一年十幾部,上海已然成為中國最具活力的音樂劇市場。

        更為喜人的是:澎湃新聞網2018年9月26日消息,9月21日起,《悲慘世界》法語音樂劇版在上汽·上海文化廣場連演11場。這也是這臺音樂會首次走出法國國門。

        1991年,制作人菲利普·巴魯才21歲,就讀商學院。彼時他已經萌發念頭:用法語再現作為“法國人的驕傲”的《悲慘世界》。他說,音樂劇成本太高,帶交響樂團的音樂會,成了最佳選擇。

        消息說,聽說《悲慘世界》重啟,法國演出行業光海選就吸引了五千多人報名,最終三十人被選中。

        其藝術總監曰,法語音樂劇通常找流行唱法的演員,而這臺音樂會請的都是歌劇類專業歌手,嗓音更高級,“演員是站在麥克風前面,他們離麥克風有30厘米,氣很足,只有歌劇類演員才能做到如此穩定的氣息控制。”

        搜索一下,截至2018年,法國的總人口是6500萬。萬把人里面就有一個人報名演這種專業要求頗高的歌劇,可見法國的“歌劇人口”有多么雄厚。

        “天地合德”一詞,置于中西文化交匯的背景上,就不再是陳舊的“帝王圣明而官員有大德”,而是“愛高于一切”“正義必將勝利”的宣誓。雨果告訴我們:人類本性是純潔善良的,是渴望并肩走向幸福的,但到達理想境界的旅途又是艱苦的乃至悲慘的——十九世紀如斯,二十一世紀同樣。于是“報十二時吉祥如意”與“慶億萬年富貴壽康”,必定會成為“地球村”的共同心聲。

        春風搖江天漠漠

        暮云卷雨山娟娟

        此乃蘇東坡《書王定國所藏煙江疊嶂圖(王晉卿畫)》里的對句。王定國即王鞏,北宋詩人、書畫家,東坡的“鐵磁”。蘇軾守徐州,鞏往訪之,與客游泗水,登魋山,吹笛飲酒,乘月而歸。軾曰:“李太白死,世無此樂三百年矣!”王晉卿者,英宗女駙馬爺王詵也,更是東坡“死黨”(“烏臺詩案”二人均受東坡牽連,革職貶官)。周密《云煙過眼錄》曰:“王晉卿《煙江疊嶂圖》幾二丈”,可見氣勢恢宏。此聯就是蘇東坡稱道該圖“美學效果”的贊詞。

        2018年9月27日澎湃新聞網消息:西班牙國家芭蕾團影像展走進上海地鐵。曰中國、西班牙建交45周年之際,上海米蓋爾·德·塞萬提斯圖書館與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聯手呈現的“西班牙國家芭蕾團40周年掠影”地鐵影像展,于9月25日在滬開幕。此后20日內,上海市民在10號線水城路站2號出入口通道內即可欣賞到該舞蹈藝術與視覺設計的獨特結合。

        文化呼應的時空載體,將舞蹈與視覺藝術融為一體,把地鐵通道變成了完整的公共文化空間,可謂現代意義上的“春風搖江天漠漠,暮云卷雨山娟娟”——看看報道里動感十足的插圖,“山娟娟”似可以改為“人娟娟”,山有云雨靈性,人有絕美姿態,原本可以相同的。

        還有另一種“相通”是中外藝術家對于圖片的美感。地鐵展覽由13幅作品組成,匯聚了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40年的記憶。而展出圖像是“從多位著名攝影大師的作品中獲取靈感,并由藝術家貝爾納爾多·里瓦貝拉爾德用獨特濾鏡和3D創作,捕捉了西班牙舞蹈史上最經典的歷史瞬間。細細審視,那畫面不無中國畫“大寫意”的風格。蘇東坡“天漠漠”“山娟娟”的感受,與時下觀眾對于光影相間的現代藝術的感受,與無言中“穿越”而“對接”了。

        四十年改革開放的一大特點,就是打開國門,對外開放。尤其在沒有國界的藝術領域,民族的與世界的,共通之處可謂多矣。

        飛雪連天射白鹿

        笑書神俠倚碧鴛

        此乃金庸先生自己做的“集小說名首字聯”。上聯乃《飛狐外傳》《雪山飛狐》《連城訣》《天龍八部》《射雕英雄傳》《白馬嘯西風》《鹿鼎記》的首字。下聯為《笑傲江湖》《書劍恩仇錄》《神雕俠侶》《俠客行》《倚天屠龍記》《碧血劍》《鴛鴦刀》的首字。上聯雪天鹿皆白,滿是動感中的晶瑩;下聯仿佛臨池圣手紅袖添墨,俠肝義膽。想必查先生自己也沒有想到能夠總結得如此神奇。

        更想不到的是:外國出版商盯住了這副“對聯”。

        澎湃新聞網2018年9月27日消息:年近八旬的英國泰斗級出版人克里斯托弗·麥克洛霍斯說:“金庸一直沒能引起英國出版界的注意,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第一次閱讀金庸的作品,我便為其深深著迷”。他說,作為西方人,他對“武俠”的概念很陌生,然而金庸的敘述方式引起了自己極大的興趣——金庸不單在講一個故事,同時也在講述一種關于歷史的思想,他講的故事仿佛就是他整體的視野與觀點當中的一部分。

        麥克洛霍斯是“手把紅旗旗不濕”的時代弄潮兒——多年來,他將外國文學引入英文世界,翻譯出版了超過34種語言,打造了一個面向全人類的廣闊的文化宇宙。他推出了包括帕斯捷爾納克的《日瓦戈醫生》、 蘭佩杜薩的《豹》、布爾加科夫的《大師與瑪格麗特》在內的一系列經典作品。捧紅了瑞典作家斯蒂格·拉爾森等作家。今年年初,他面向全球發行了金庸的《射雕英雄傳》英文版第一卷,此后將陸續推出全部的“射雕三部曲”,每部4卷,共12卷。

        麥克洛霍斯用譯介“飛雪連天射白鹿”的壯舉告訴全世界:實體書的力量無法取代。他說:“十年前,很多人預測電子書會把紙質書打入深淵,但這種情況并沒有出現……現在在英國,購買電子書的人數并沒有上升,反倒在不斷下降,美國也是一樣;而在法國、意大利和德國,電子書的銷量只占到了市場份額的2%~5%。”“實體書不同于那些不斷刺激人們感官的媒介,它能幫助人們安靜下來,找回專注和思考的力量。”

        “天涯握手盡文人”。9月26日是龔自珍辭世777周年。這位詩文、聯語俱佳的段玉裁的外孫,泉下感知塵世的文化交流,合當露出欣慰的微笑。

      責任編輯:李昂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