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6wer6"></div>

    1. 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三峽建設中的“金融智慧”

        長江三峽,聞名天下。說起三峽建設與金融行業的關系,很多人或許會說:“不就是貸款支持嘛!”實際上,金融業對三峽工程所支持的不僅僅是貸款資金,還有在工程建設中所奉獻的許多智慧,而這一點社會上卻鮮為人知。

        三峽工程,即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就是在湖北省宜昌市境內的長江西陵峽段,與下游的葛洲壩水電站構成梯級電站,也就是三峽水電站。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也是中國有史以來建設最大型的工程項目。而由它所引發的投資、移民、環境等諸多問題,使它從開始籌建的那一刻起,便始終與巨大的爭議相伴,擺在人們面前的許多疑難雜題,需要方方面面獻計獻策加以化解。

        1992年4月3日,七屆全國人大通過了《關于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隨之4月4日,時任國務委員兼人民銀行行長李貴鮮即率領金融系統考察團,從北京出發奔赴三峽實地,進行考察調研,意在從實際中獲得真知實感,以更好地向三峽建設獻出具有實用價值的“金融智慧”。

        這次金融考察團陣容強大,規格之高,前所未有。人行和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外管、人保等各大金融機構“一把手”,以及相關部門的負責人,都親自參加。考察團42位成員進入實地從重慶出發,順長江而下至武漢,沿途邊看邊議,集思廣益,提出了三峽建設必須堅持以人為本、關注民生、保護環境、多元投入、統籌兼顧等許多想法和主張,最后形成統一的考察報告上報國務院。在考察過程中,我作為隨行記者,就三峽建設中的諸多問題與考察團成員進行交談,并作了重點采訪。

        三峽建設是中國人之夢。早在1919年,孫中山先生就在《建國方略》中提出建設三峽的設想。“長江水是天賦的能量,白白流淌不利用是個大浪費”,李貴鮮說,“國務院關于三峽工程的幾次論證會我都參加了,我的主張是三峽工程要干,是時候了!”

        關于三峽工程建設投入與產出問題,當時爭議最多。李貴鮮說,過去算三峽工程賬,有些就沒有算進去,比如工程進入高峰時,千軍萬馬齊上陣,所需要的“吃、喝、穿、用”服務業就會發展起來。類似的經濟效益很多,不僅會改變這地區的貧困狀況,而且還會帶動全國建材、機電、冶金、運輸、旅游等一大批相關事業的發展。

        李貴鮮的智慧思考,開闊而富有哲理。他說:“通過這次實地考察,感到有些原來看似很簡單的事情實際上較為復雜,而有些看得很復雜的問題其實比較簡單。比如資金投入,過去算三峽賬講靜態消耗多,如果動態地從帶動效益看,既有大投入,也有大收入,這對長江流域乃至全國的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庫區移民是三峽工程最大的難點。據相關部門測算,三峽蓄水完成后,將會淹沒129座城鎮,會產生113萬移民,這在世界工程史上絕無僅有。時任央行副行長周正慶說:“三峽建庫移民,是一件關系到千秋萬代、子子孫孫切身利益的大事,一定要辦好。移民工程繁雜而艱巨,應在現有試點的基礎上擴大范圍,組織有關部門對口參加,集中財力搞幾個鄉或幾個縣的全方位移民試點,以取得經驗為全面移民創造條件。”

        周正慶還強調說,移民與發展并重,要統籌安排,合理布局,“尤其要注意兩個傾向:一是防止以建三峽為由亂上項目,重新出現產業結構不合理;二是防止不從市場長期需求考慮,搞‘單打一’的生產經營。這里面金融要充分發揮杠桿作用,注重引導資金投向”。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三峽工程是一項巨大的系統工程,服務這項工程不能就三峽論三峽,而要把思想放開,想得更多更廣更超前一些。”時任工行行長張肖考慮,“應先從外圍創造一個良好的金融環境,為三峽工程建設的順利進展,提供系統的綜合性的優質金融服務”。

        張肖說:“就金融角度來講,眼下說要拿多少貸款來支持還不好說,但從現在開始,就要積極著手抓好金融服務的前期準備工作,如考慮設置金融機構、安排金融市場、發行債券股票、籌措管理資金等問題。”啟動實施金融先行的戰略,無疑會給三峽工程建設帶來舉足輕重的推動效應。

        三峽建設中的一個關鍵是,資金的籌集和運用問題。時任農行行長馬永偉說:“三峽工程的資金籌集應該多元化,現在通常說有9條渠道,我看條條都與銀行有聯系。這中間,有的通過服務就解決了,如代發債券、股票等;有的還要發放貸款,這其間就要處理好移民與發展、生產與生活的關系,應把農業綜合開發的配套資金,與三峽建設資金統籌安排使用,建立一個科學合理的資金管理體制。”

        時任中行行長王德衍建議:“可以搞一個三峽工程金融服務小組。一方面,組織力量研究資金的籌措和貸款的投向,以及各種金融服務的方式方法;另一方面,就是要多出點子,及時提供信息。建設資金需要多方籌集,光靠銀行給錢、給規模總是有限的。”他對三峽工程籌集資金滿懷信心,并出主意說:“現在三峽大壩壩址中堡島,每天游客上萬人,賣什么的都有,收入相當可觀。像三峽這樣大的工程,各行各業都想從中賺錢,也真能賺到錢。賺到錢就應該作出貢獻,國家、集體、個人都出把力,籌資的事情也就辦成了。”

        長期以來,建設銀行是以管理國家基本建設資金為主的金融部門。時任建行行長周道炯表示:“對三峽工程,我們一是滿腔熱情地時任支持,二是全心全意地服務,三是盡職盡責地監督使用好建設資金。”

        周道炯說:“同國內已建、再建的大型工程相比,三峽工程投資額最大。如此巨額的資金投入,如果管理有方,供應得當,使用合理,節約幾十億元是完全有可能的。相反,浪費也同樣大。我們一定要從對國家對人民高度負責出發,抽調一批得力的干部,把這項工作做好。”

        “三峽工程是我國最大的建設項目,它不僅有投資數額和國力承受的問題,還將會遇到諸如庫區移民、水土保持、生態與環境的影響等一系列的問題。”時任交通銀行總經理戴相龍說,“這些問題的解決,無一不與金融經濟的資金活動有關。所以,銀行必須及早全面參與進去,積極主動地搞好金融服務,通過服務實踐,把金融事業推進到一個新的水平”。

        三峽建設所需要的資金,必須多渠道來籌集,包括利用外資在內。時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殷介炎說:“我主張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要積極利用外資。三峽工程需要的主要是基礎設施,必要的施工機械和設備可納入國家進口計劃,統籌安排。使用外資就要考慮還貸問題,既要積極,又要慎重,非利用不可的,最好也以政府和世界銀行的長期低息貸款為宜,不要輕易地使用商業貸款。”

        三峽工程建設規模宏大,建設周期長,在這過程中對可能出現的各種困難和問題,包括自然災害和意外事故,應有充分的估計和足夠的重視。時任人保公司總經理王憲章說:“三峽工程是水上操作,同野性十足的長江水進行搏斗,不可避免地會有一系列風險,我們愿竭力為三峽工程順利進行保駕護航。保險公司將因地制宜開辟興建三峽工程所需要的各類險種,逐步建立和完善區域性的保險服務體系,為建設三峽工程作出應有的貢獻。”

        這次對三峽工程建設的考察活動,是我國金融業服務經濟社會的一次重大實踐,具有鮮明的中國金融特色。事件發生在26年前的春天,緊接著三峽工程正式動工興建,2003年開始蓄水發電,2009年全部完工。今天,三峽水電站發揮著防洪、發電、航運、旅游、養殖等十多種功能效益,但融入其中的金融智慧作用乃是功不可沒的。

      責任編輯:李昂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div id="6wer6"></div>

          <div id="6wer6"></div>